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城镇化前沿 >> 决策参考
北京“共生院”:让老胡同焕发出新生机


【信息时间:2019/3/22    阅读次数:【我要打印】【我要留言】【关闭】

 

——人居环境建设地方实践之共同缔造(1

       胡同是北京老城的根基和脉络,是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,亦是联结这座千年古都过去与现在的桥梁。处在北京核心区域的东城区和西城区正以“共生院”的改造模式,探索胡同老居民与新业态的共生共存之路。

一、“共生院”内涵
一是新老建筑共生,即在完成大杂院部分居民腾退后,对老建筑进行保护性修缮,并利用腾退空间,为留下来的居民改善居住条件,建设包括共享厨房、污水处理设施、卫生间等市政设施和其他公共服务设施,既实现了对老建筑的保护,又完善了基本的生活设施配套。

二是新老居民共生,即对于腾退出来的居住空间,引入新居民居住,原居民和新居民在胡同、四合院里共生。引入形式呈现多元化趋势,可能以青年公寓的形式引入对胡同文化感兴趣的青年人,也可能以办公空间的形式引入从事文创产业的年轻人,还可能以院落体验式酒店或民宿等形式引入游客。

未来一年,东城还将通过实施街区更新、平房区直管公房申请式改善试点,努力打造一批精品街巷、精品街区、精品院落。

2.什刹海“共生院”:大杂院里的民宿

西城区在全面推进街区整理的基础上,重点在大栅栏、天桥和什刹海等地区推动“共生院”、疏解腾退、智慧街区打造等项目。

位于什刹海地区的银锭桥胡同7号院,成为首个试点建设的“共生院”。该院落总占地面积约357平方米,2016年腾退了沿街2户居民的3间私房,目前院内还有4户居民居住。鉴于房屋本体具有历史建筑价值,修缮按照传统四合院房屋建造手法和工艺进行,恢复了其原有老建筑的风貌。同时,拆除院落公共区域中的违章建筑,再对公共区域进行整治提升,通过增设门禁系统,补足监控设备,完善院落照明,修缮公共卫生间等措施,增强了公共空间的舒适性和安全性,并实现对该院落公共空间的物业化管理,提升了院内原住民的舒适性和便利性。

硬件提升之后,“共生院”腾退的3间私房在20185月被改造成文化民宿,用来展示北京的胡同市井文化,院子对外称海棠画院,每逢重要节假日几乎客满,入住旅客能与剩下的4户居民共同生活。“外来客”与“本地户”不断交流、磨合、共享,银锭桥7号院已经变成了邻里间的“共享家”。

接下来,什刹海地区还将在西四的几处腾退后的“共生院”里引入花舍、工作室、人才公寓等业态,实现以收益带动环境的提升。

3.白塔寺“共生院”:街区里的会客厅

青塔胡同41号是一处共享院落,位于西城区新街口街道的北顺社区,在鲁迅博物馆西侧,面积大约为120平米。

原先大杂院凋敝的平房,在精心的设计后保留了原来的传统建筑结构,但在内部采用中西合璧的方式,营造出了一个温馨的阅读和活动空间。“白塔乐坊口琴之声”“青塔棋社”“胡同手艺社”“青塔读书会”……十多个社区兴趣小组,轮流使用活动空间。

位于白塔寺宫门口东岔81号的白塔寺街区会客厅,也是“共建共生共享”的范例。利用腾退出来的一栋临街二层建筑,通过街道、腾退公司、文创机构、社区居民的共同参与,打造了“安平伙食社”“春晖缝纫社”“木工社”等6个极富胡同特色的社团组织。若想吃刚出锅的菜团子,想修一下破了腿的木板凳,去一趟会客厅,总能满足。

共生院不单留住了老北京胡同四合院的形态、肌理,还留住了原住民、老街坊,延续着老城的生活方式、社区网络和历史文脉,更保留了老北京人的乡愁,在一派“天棚鱼缸石榴树,先生肥狗胖丫头”的景观里,老城有了新动能、新生机。

   三是文化共生,即新居民带来的文化和胡同四合院文化的共生。通过原居民对传统四合院文化的传承、传播,通过新居民为老城文化发展注入新活力。同时,腾空建筑除了引入新居民外,也引入图书馆、文化创意产业等新业态,实现文化共生。文化共生也是“共生院”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。

二、“共生院”实践案例
1.草厂地区“共生院”:胡同里的青年公寓
为改善居民居住环境,东城区开展了创造性探索。试点开展“申请式退租”,引导留住居民制定自治公约,以南锣鼓巷四条胡同、前门草厂地区为示范打造一批“共生院”,坚持“一院一策”和“一户一方案”,改善提升居住条件,实现建筑共生、居民共生、文化共生。
根据东城的整体设计,草厂地区对腾退院落风貌进行修缮保护,增加基本生活设施,改善留下居民的生活环境;引入新居民,让腾退房屋得到利用,同时为胡同注入新的生机。院落升级改造后,将功能定位为“青年公寓”,引入知识层次高的年轻人群,与老北京人做邻居,试点共推出了9个院子约16套房间。目前,草厂“青年公寓”项目已经开放申请,按面积大小月租金5000元至10000元不等。位于三里河边上的“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”的员工成为首批新居民,已经入住位于草厂四条的三套院落中,开始和胡同老居民共融。